最新文章
散文 2018-04-10 10:34 阅读:48

又是一年清明节,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。想起父亲的时候,我就想到他坚毅的眼神,想起他弯弯的腰。——题记江南的花香草香,风香雨香,即使太阳下的泥土,也生发出屡屡诱人的香味来。应一缕茶香牵挂,因一桩久久不能释怀的心事,我偕同爱人出城,向江西省贵溪市阳际峰国家自

散文 2018-03-29 18:05 阅读:42

一场乍暖却寒的春雨下过,春风在雨缝间穿行,也温软了。这时的湖面就像一块硕大的碧绿色的织锦,织锦上滚动着轻盈流畅的波浪;桃树、杏树,大夫树与苦楝树的枝干已经包浆了,地里的草根正在拔节。我的春天,就这么在风雨之中,在绿草的拔节声中烘烘而来。看呐!湖边的柳树

散文 2018-02-27 21:24 阅读:152

年后,我第一次见到旺哥,是在暮色将近的风雨中,因为共赴朋友的同一个饭局。这初春的雨,尚未走出漫漫寒冬的阴冷,却已经有了春的姿态与温润了。旺哥,是大家的旺哥!他是江西红色收藏家,是温润细腻、质地胜于玉的鹰潭黄蜡石开发与市场化的开拓者。伴行于旺哥的伞下,仿佛春

散文 2018-02-26 09:29 阅读:73

初春的夜,无风、无雨、也没有月亮。我仿佛是睡着了,心却在不停地颤动。这种颤动,不因为是非的纠结,不因为利弊的取舍,更不因为爱恨的揣度,而是因为一种与灵魂呼应,在清静与深夜才能深深感知的蔼蔼清光里的良知发现。无尘方能无际的清光,可以警醒灵魂、开启心智,还能点

散文 2017-12-09 09:31 阅读:89

“水莲”,我叫她姑姑!水莲姑姑。不仅我这么叫她,父亲也这么叫她,三奶奶还这么叫她,乃至全村人都叫她“水莲姑姑”。第一次遇见水莲姑姑的时候,父亲让我叫她“水莲姑姑”,我就这么叫了,而且很亲热。后来才知道,“水莲姑姑”的称呼是一个敬称含有某种殊荣,而非亲情

散文 2017-12-07 14:22 阅读:106

江南的果香乘着一叶秋色飘来,我的秋天也来了。这时候,我的脚下、我的视野、我的怀里盈满了温暖的秋色!一,一缕七彩的阳光,穿过窗外柚子树的枝桠,洒满午后的阳台。阳台上那一排排、一钵钵大金钱草,显得格外鲜活。它们婷婷然、匆匆然地望上抻,仿佛还在拔节,还在疯长

散文 2017-11-24 10:42 阅读:197

传说有一位铁姓官员即将卸任,临别之时,众幕僚为之践行。现场有一位武官,大家准备为难他,于是提议每人现场赋诗一首,以表离别之情。终于临到武官了,大家期待他当众出丑。只听武官开口:“你也作诗送老铁,我也作诗送老铁”文官们暗自得意,正想怎么嘲笑他时,武官再吟道:“江

散文 2017-10-14 08:08 阅读:178

“天潮地湿梦中伞,潇潇绵雨漉漉心”,有阳光多好!“不仅是太阳、云和海水,连我自己也成了光亮的了。”有阳光多好!《520我爱你,爱鹰潭”》散文专场朗诵会上,我作为作者有幸结识了阳光(杨贵伶)女士。她的一曲独舞,哦,算不上一曲,而是几个舞姿,仅仅是几个舞姿,

散文 2017-10-06 13:16 阅读:149

又是中秋,可以清静!淅淅沥沥的秋雨把秋天淋湿了,惆怅了秋意,也清寂了这个中秋之夜。我放飞思想,打开窗户,让清雨飘来……蓝天白云下,一池锈色斑斓的荷叶,在我的视网膜上填了一笔凝重的色彩。于是我心底的四季山水画里,就不尽是阳春白雪、一树桃粉、青山绿水、桂花

散文 2017-09-06 14:29 阅读:134

我喜欢读书,这一夜却读不进一个字儿。世界太小,我闭目飞渡,再启眉时便从江南到了塞北;床铺太大,即使太剌剌地躺着还是望见自己身体左边的盐碱地,右边白茫茫的雪原;夜色太静,哪怕呼吸的颤音也会在房间里回声。心若在,人就不远,思念却很长……!我索性放下书,

诗歌 2017-09-01 20:18 阅读:290

《我的行囊》我来的时候,没有行囊。母亲刻骨铭心的痛,是我一生的担当。她把每一个笑脸,每一声呼唤,镶嵌在殷实的米谷里,嚼碎,这么滋养,这么绵长。丰厚的心身啊!是米谷为我租借了雨水

散文 2017-08-19 00:08 阅读:236

一场酣畅的雨,把夏天淋湿了,太阳变得不那么炙热可悍,风儿顺了,草儿劲了,蝉也累了。嘶哑而疲惫了的蝉声零星地撒落在树桠上,撒落在温煦的暮色里。 一,在雨中 我喜欢雨,基于童年时的一场旱灾,因为母亲望天的眼神。 轰地一声炸雷从远处传来,它没有方向,也没有闪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