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散文 2017-07-05 11:04 阅读:9

当我能够放下的时候,我就置一把古琴,弹奏那支能撼动我灵魂的《广陵散》,直到死去;当我肢体即将麻木的时候,我就觅一方顺手的石头,刻上母亲喊我长大的乳名“小河”抚摸,直到失聪;当我不再有牵挂的时候,我就寻一处幽静之所,搭一间草庐、种一池藕,复活我心中的清荷,直到凋

散文 2017-06-28 09:30 阅读:5

圣井山因山中一口圣井而得名。传说圣井为龙潭,是周围十县百乡乡民求雨的圣地。圣井传神,无不灵验! 圣井山位于江西东北地区、鹰潭市东南方向上清古镇以东,它是世界自然遗产、世界地质公园龙虎山与上清国家森林公园所属景区之一。车行驶于龙虎山大道直奔龙虎山散客中心左拐,

散文 2017-06-22 08:28 阅读:11

打从那年广昌赏荷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看过荷花了。 江西广昌,自古就是中国莲子之乡。只要有一泓水的地方,那儿就是莲池,就能领略荷叶的风韵,荷花的娇美。 美在我的记忆里。近在脚下的荷叶与荷花,由里向外倾泻,无尽无际地流向天边。青山的坳口处,若不是那盏盏荷花的警醒

散文 2017-06-18 10:56 阅读:13

我的小城很美,只要一场雨,它就是一幅画! 一场夏雨,醒了天门山的瀑布。一场夏雨,圣井山下跌宕起伏、险象环生的溪流,便被“漂客”们的惊魂堵塞了。一场夏雨,龙虎山下马鞭草紫色的花儿就可以与落霞媲美了。 花开五月的马鞭草,它那紫粉一样的花儿,仿佛漂浮在腰间的紫色

散文 2017-06-15 13:11 阅读:20

“嘿皮子”是老家人送给懒惰男人的代号,是懒散、皮厚的意思。当然,对于那种高大能吃,却不愿耕田的水牯牛;还有身高腰软的种公猪也时常这么叫。 “嘿”字在老家人的口语中,读“he”平声,有屡教不改、鞭抽不动的魇气。“嘿皮子”与“嘿皮”在我老家是两个不同意义的词条,

散文 2017-06-03 17:52 阅读:19

闲暇,无作。我一杯清茶宅于书房。爱人给看“朋友圈”里的美图,那莹莹素白的栀子花,脱颖于瑛瑛的碧叶之上。 一缕朝霞,穿过渺渺晨雾,把金晖抹在鲜绿鲜翠的栀子树叶上。要不是叶尖坠坠的露珠,和朵朵烂银霞照的栀子花,我会以为这是一树潋滟宝气的翡翠。或然间,我仿佛置身于

散文 2017-02-17 13:13 阅读:19

午后闻雨声,惊醒梦中人;元宵灯未灭,何处一枝春? “一枝春”最早出自南朝诗人陆岂的《咏梅》中,诗中写道:“折花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;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继而宋代黄庭坚《刘邦直送早梅水仙花》里就有了这个典故:“欲问江南近消息,喜君贻我一枝春。”虽然古人早已

散文 2017-01-10 12:16 阅读:15

唐朝诗人刘禹锡在《竹枝词》中写道: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 ——题记 冬夜。江南的雨,惊醒了寨北的梦! 习习寒风潇潇雨,慈母梦中嘱添衣;水枯石烂庭前冷,西厢灯灭月影稀。 隆冬的江南,看不到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

散文 2016-12-21 14:00 阅读:20

飘雪,我更喜欢叫她雪儿! “两座山永远都不会靠近,两个人总会有遇见”这话说的是一个缘字。是呀,热爱生活的人们,就一定会有一个值得你热爱的人儿等在你的前面,这是一种际遇,还是一道风景,我作如此想! 雪儿,首先是位已过不惑之年的女子,一位常年工作在乡村中学的特

散文 2016-11-13 23:25 阅读:12

清晨。我推开窗户,暗香袭来。又是一年桂花香呀!她即不像春天塌桥的桃花,塌桥的桃花香得过于撩人;也不像夏天广昌的莲花,广昌的莲花香得矫情了一些;还不像冬天的水仙花,水仙花香得羸弱了一些。这香,不沉不飘,闻见了便香透了身体、香彻心肺

散文 2016-09-23 11:11 阅读:13

狂草生碧色,秋风乱枯叶;松下盏盏菊,疑是天外客。斜阳尽染,湖水潋滟,我独坐于东湖糊边的石椅上,把玩一片嫩黄色的落叶,想起宋朝林速的诗,“秋景有时飞独鸟,夕阳无事起寒烟 ”。洗笔描蓝天,风清飞独鸟;日落夜虫声,静湖生寒烟。如此景致,可谓静美。只是蓝天空阔

散文 2016-09-15 15:16 阅读:12

江南的春天很长,长得无须记忆;夏天却很短,短得来不及回味。八月七号立秋。感觉这个夏天,只闻见几声禅鸣,就到了秋天了。它就像一位捻起兰花指,对人挤眉弄眼,阴柔有余阳刚不足的小男人。幸好!“立秋”后这只虎头虎脑,够劲够味的秋老虎,张扬了夏的激情,明晰了秋的热望。